添加URL
相关文章推荐
第十二章 初吻 Linda打开了电视,电视里放着些有的没的,我的注意力完全不在电视里,只想着能抓紧时间多和Linda说说话,我深知以后这样机会可能就再也没有了。 可我这块木头可真不是找话题的能手,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能和她聊点啥。 突然我嘴一秃噜,指着电视柜上那张照片:“你,那张照片,挺好看的!” 话还没落音我已经后悔到姥姥家去了,我这个大傻叉,不知道说啥就不能把嘴闭着吗?这算是个啥话题啊! Linda愣了一下,看了… 我们是高中同学,在校外合租了房子,高考完之后我才知道她喜欢我。 高考完那次聚会我喝了点酒,那是我第一次喝酒,所以根本不知道自己酒量怎么样。一杯酒下肚后,感觉世界都在晃荡,脑袋晕乎乎的。 怎么回去的我忘了,应该是她把我带回去的吧… 转天醒来发现这不是我的房间,身上的衣服也换了。 “醒了?”身后传来她的声音。 “嗯。” 蓦地,她从身后抱住了我,拉到了她怀里,手放在了我的腰上。 w c!这是什么迷惑行为,偶像剧… (已完结) 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 但她似乎不知道,我也是个女子。 我给不了她未来。 我是镇国公府的小公子。 隔着一墙之距,旁边是相府的小姐。 长的水灵灵的,一双眼睛不灵不灵的发着光,既可爱又懂礼貌。 而我就不一样了,跟她完全是一个反例子。 除了容貌俊俏之外。 那年夏天,是我们的初见。 我趴在墙上。 看着她在合欢树下的石头上不停的哭泣。 呜哇哇呜呜呜 真的我一点都不明白她为什么怎么能哭,哭了整整半个时辰,还不… 一进公司,就感觉气氛怪怪的,我刚坐下还没来得及八卦,就被经理叫走了,一路上我心里忐忑不安,不会是我最近一堆的事导致经理要给我炒鱿鱼吧。 推开门,办公室里有一股寒气。 ''经理好 。''声音都是抖的。 ''小陈啊,坐,今天叫你来呢是因为,你工作完成的出色,所以今天有一个大客户就由你来谈吧。怎么样 她都这么说了,我还能怎么办,硬着头皮也得应着。 ''好的,经理。 回到工位,旁边的小莹就开始八卦了 ''哎,经理是不是让… “艺雯,听说高二有个男生向你妹妹表白了…”文琦看着正在低头写艺术节企划的方艺雯,开口说道。 “…恩…”方艺雯毫不在意地敷衍道。 “…额…我还听说艺舞好像也没有拒绝…”文琦组织了下语言,说道。 “然后呢?!”听到文琦的话,方艺雯拿笔的手顿了顿,然后方艺雯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看着文琦,用不带一丝温度的语调,问道。 文琦咽了咽,说道:“…虽然…艺舞没有拒绝他,但艺舞好像也没有答应他…”… 我和林沐是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认识的。 林沐的妈妈和我妈就是非常要好,我们两家又是邻居 林沐在我心里是那种顶级的女孩子,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学习优异,是家长口中别人家的孩子。 这也导致我妈骂我的时候总会扯上林沐。 高二那年,我爬在课桌上,看着林沐认真的做作业。阳光撒在她脸上,她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清香,五官精致的不像话,长长的睫毛,水灵灵的大眼睛,那时候的我看着她心里好像出现了不一样的感觉。当时班里的女生一… 伊莲娜任凭自己的后背摔到地板上,然后匆忙掏出主武器。 “哒哒哒哒——” 对方的子弹穿过墙壁,在伊莲娜的头顶上乱窜,并在烧焦的电柜上擦出火花。 伊莲娜给子弹上膛,迅速朝声源处反击。 “砰砰砰——” 匪徒:呃—— 攻击奏效,伊莲娜迅速又补几发子弹过去,直到墙后面的人不再动弹为止。 没有喘息多久,她便从地上弹起,迅速冲出配电室。 … 对讲机:阿普提,请回报你的情况,重复,请回报情况。 伊莲娜从新出炉的尸体肩带… 陈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一家很大的酒吧。 她向陈云要了两杯橙汁,很有礼貌地请陈云陪她一起喝。 陈云婉言拒绝。 女孩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伸手扯住了陈云的裙摆,用一种很天真无邪的语气问道:“姐姐,你一晚上要多少钱?” 陈云愣住了。 女孩扯过背后的书包,从里面抓出一把钱扔在桌上,然后把书包背好,慢悠悠的一张张清数着桌上散乱的百元钞票。 八千。 女孩抬头对陈云抿着唇笑,颊边两个小酒窝盛满了甜:“够吗?” 1 陈云刚干…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