添加URL
. 【和车模老妈的日常】 作者:闻啼鸟2022/2/12发表于SexInSex ——————– (45) “老妈,我没做够!” 深夜,躺在卧床上的小朋,凑近了王蕾的体再三撒娇道。 “!” “求您了昂!” “小王八!你别得寸进尺啊!” “哎呀!求您了,好不好嘛!” “不好!” “求您了……再来一次就行……就一次!” 小朋竖起一根手指央求道。 “你差不多得了啊!再死皮赖脸就回自己房间睡去!” “哼!” 见苦求无果,小朋嘴一撅,佯装生气地将头扭到了一边。 “嚯!还跟老娘耍上脾气了?我让你哼!” 说完王蕾一脚将小朋从床边蹬到了地上。 “哎呦!王大你踹我!我……我跟你拼了!” 小朋着站起,又扑回了床上,正想掐住老妈的双手压制她,没想到老妈王蕾却早有准备地曲起了膝盖,稍一借力便将他顶翻在床,然后一手掐住了他的腰,疼得小朋嗷嗷直叫。 “嗷吼吼!疼疼疼,您……您这属于家暴,我要报警!” “你再说一次?” 王蕾加大了些力度道。 “哎呦呦呦!不不……不说了,老妈,我服了!您快松开!” “小王八,老娘还治不了你了?” 小朋龇起牙,着腰部道:“嘶……哎呦!您还真掐啊?” “该!让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在这唧唧歪歪!” “我不就是想……算了,我睡觉!” 小朋一副赌气的样子,背朝老妈王蕾侧躺在了床上。 黑暗的卧室内此时一片安静,王蕾见儿子许久没有转过来,便主凑上子着他宽厚的肩膀道:“真生气啦?” 受到背部上那一对酥的触碰,小朋扭过来将老妈搂在臂弯中,沉默了好一会才,认真地问道:“老妈,嫁给我好吗?” “说梦话呢吧!” 王蕾轻轻拍了下儿子的膛娇斥道。 “哎呀,谁说梦话了,您可别让我再做那些乱七八糟的梦了,我是认真的,我肯定会是一个好老公!” 小朋握着前老妈王蕾的手道。 “为什么一定要嫁呢?我们现在的样子又有什么分别?” “当然有分别了,现在我只是您的儿子,说到底很多事还是要靠您的照顾,我想以后由我照顾您,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上,而且我觉得……在内种事上您还是放不开。” 王蕾了下儿子的鼻尖道:“你这小混!说了半天还不就是想多干几次!” “这点我承认……对您体可以说迷恋得发狂,但我绝对不仅仅是因为这个,我想今后对您的宝贵青春负起更多责任,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关系不清不楚的生在一起。” “那你是妈还是王蕾这个女人?” 王蕾抛出了个奇怪的问题道。 “就是,我不想把您的份拆开了区别对,那样对您不公平!我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今后一辈子都只跟您一个人生。” 见平时厚脸皮的调皮儿子少有这么认真的样子,他的回答倒让王蕾有点不知所措了:“我这个妈当得并不称职,将来……也未必会是个好妻子。” “我不在乎!我有信心一定能经营好我们的,而且……您也是个称职的老妈,我知道您每次对我的放开都是为了能让我更好的成熟和进步,我又不傻,您付出的这些苦心和羞耻我怎么会不懂?也正因为如此我才想您以后不必那么累,您不是也说过只想做个无脑的小女人吗?” 小朋向老妈王蕾诉说着自己的想法,如果把这次对话比作一次博弈,那么……王蕾此时已略处了下风,儿子的话让本就有所打算的王蕾更到自己像一根小,在风中摇着。 王蕾沉默了一会,细声问道:“那……你能接受一个没有合法证件,没有华丽的场地,没有人祝福,也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婚礼吗?” 听到老妈这么问,小朋立刻明白到自己原来那不切实际的幻想成为了可能,此时他眼含,激得无以复加,怎能不坚决地说道:“能!我才不在乎那些。天地为证!” 儿子那决绝的语气让王蕾鼻子发酸,抿起了嘴,好一会儿说不出话来。 “老妈……答应我好不好?” 小朋推着老妈王蕾的肩膀轻声道。 “睡吧,摩博会的事你要好好加油哦!” ———————– 临近摩博会的两天,雨田艺术的相关人员几乎大部分时间都在开会,目的就是要保证这次项目的顺利进行,而场馆处也将最后的完善工作推进到了尾声。 到了开展这天。 太湖会展中心可以说是人山人海、接踵摩肩,连通也受到了些影响,多辆汽车歪歪扭扭地挤在一起不耐烦地按着喇叭,毕竟这可是世界上最知名的摩托车博览会。 然而雨田等人早已通过门票销售的况预见到了今天的形,在和小组人员商议后,小朋决定提前开放馆外的天场,经过和工作人员的协同调度,本来那堵得水不通的人群一点点被有效地分散开来,那些拿着不少设备的各大车评人和自媒体人员也终于擦了擦头上的汗,松了一口气,急急忙忙进入了室外场准备着录制工作。 天场无非就是地域之内、场馆之外的那些空间面积,虽然这部分场地是免费观展的,但仍摆放规整、设施齐全,同时还有不少的安保人员守护在各处。 室外所展出的大部分都是些ADV旅行或越野车型,人们进入到场地之内开始四散在各处,缓解了外面的通压力,空中的无人机不住地盘旋,持续地拍摄着场地内的壮观景象。 “喂喂喂!主场馆保安可以就位了,一会准时检票!” 拿着对讲机的小朋,正在场外安排着调度工作,这时一辆豪华的黑色迈巴赫从路边转入了会展中心。 小朋笑着迎了上来,向司机指引着停车场的位置,车子停好后,司机下车打开了后门,着简单休闲装的耿伟从中走了出来。 “嘿嘿!耿叔叔,您来啦!” “小朋辛苦啦!给,这个拿着,下午抽奖的时候用。” 耿伟将手中一叠厚厚的卡片到了小朋的手中道。 小朋看着卡片上的字样道:“哇!1000元的加油卡!怎么这么多呀?” “嗯,一共50张,特地支持你工作的,免得你老妈总骂我铁公一毛不拔,哈哈哈!” “哈哈!怎么会?我耿叔最大方了!” 小朋开心地奉承道。 “嘿嘿!谢谢耿叔叔!您快进去吧,我老妈在二楼咖啡厅跟那些领导们聊天呢,听说连世界摩托冠军阿托斯和罗尼都来了。” “行,那你忙着,我先进去了啊。” 说完,耿伟便带着司机一起走向了主场馆的方向,路上他不经意地扫了一眼那方才车子进来的门口处,只见一个老保安背着手在那晃来晃去,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 ——————— 随着主场馆两处检票口的警戒线撤掉,车展正式开始了,室外的人们有序地排着队检票进入了这有着大量豪华车型的机械天堂。 当大量的观展人群进入后,主舞台上各种相关领导也已经站在了上面,纸质的手持礼在他们各自的手中噼啪作响,散落下了彩色的碎屑。 接着,领导们按着顺序讲话,苏培德、耿伟以及王蕾也在其中。 这次小朋可没有时间听他们老套的发言,而是拿着对讲机在检票处忙得不亦乐乎。 主办方的领导们完成了讲话工作后,就都纷纷离开了这里,舞台上又出现了一群年轻漂亮的模特,在极的音乐下,一一走秀展示着自己卓尔不群的材及相貌。 直到当她们表演完毕,归位到各自的展车时,小朋才终于渡过了最忙的时段。 滋啦! 对讲机响起:“小刘哥、小孙哥,你们那边怎么样?” “一切正常!” “OK!” 小朋深呼了一口气,正想拿出手机给老妈发消息,这时,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站在了他的面前道了句:“你好。” 正看着手机的小朋被站在地面上的一双玉腿所吸引,小朋手掐着自己的鸭舌帽檐,从脚下一直打量到了她的美颜。 见她长相好看、穿着清凉,无论是面容还是材,都比那些正在参展的模特们还要漂亮,小朋道:“怎么了美女?” “额……请问卫生间在哪里?” “哦,在那边。” 小朋指着一处转角的方向道。 “好的,谢谢。” 女子微微点头道谢,说完便扭头要走,可刚一迈腿却绊倒在了一阶展台上。 “唉呀!” 小朋寻声看去,见女子摔倒了,便立刻来到了旁将她扶起:“呦!美女,您没事吧?” 女子扶着小朋的胳膊道:“嘶……有点疼!” “是不是扭到了?我看看!” 小朋蹲下子,用手指触碰着女子的脚踝左右检查着,而为一个正常的男人,他也同时注意到了……面前女子那完美的腿型,低帮的休闲鞋以及清凉的短使得她的美腿看起来十分地修长,洁白细腻的肤色也比那些正搔首弄姿的莺莺燕燕们更胜一筹。 “没事,应该没伤到筋骨,您试试看能不能走?” 小朋见她的脚腕没磕坏、也没肿,便起轻轻地搭着她的一只胳膊道。 女子迈步试了试,走姿明显有些跛脚,她微微龇着白牙道:“不行,还是有点疼!” “这可怎么办啊?” 小朋左右张望,挠着头道。 想了想后,小朋又道:“这样吧!主厅里有更衣室,我先扶您过去坐会儿?” “额……好吧,不好意思!烦你了!” “没事!您慢点……” 小朋扶着她慢慢地往主展厅走着,路上竟不时地有手持相机的伪车迷朝她偷拍着,可见女子姿色的出众。 小朋没工夫搭理那几个色眯眯的人,而是一手拿起对讲机道:“小刘哥,带药箱了没?拿到更衣室来。” “带了,我这就拿过去。” 二人来到了更衣室前,小朋敲了敲门,见室内没人后便扶着她走了进去,让她坐在了那张皮质长凳上。 没一会儿小刘也提着药箱来到了更衣室。 “怎么了这是……” 见小朋和一个漂亮女子在更衣室中,小刘不明所以道。 “她脚扭了,小刘哥你帮她处理一下,我先上楼了。” 小朋道。 “哦,好的好的!” 小刘看着眼前的美女,立刻暗喜着答应道,说完便要打开药箱拿东西。 这时女子却急道:“等等……” 小刘道:“怎么了美女?” 女子看了看门口的小朋,对小刘眼含歉意地说道:“我……我想让他弄。” 小刘苦笑道:“怎么着?嫌我不够帅啊?” 女子点头道:“嗯。” “哈哈!您倒实在!得嘞!还是你来吧小朋,人家美女看不上我诶!” 说完小刘识相地走了出去。 小朋无奈地摇了摇头,回到了女子边调侃道:“才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认生了?” “没有,就是……觉你比他靠谱!” 女子看着正在拿药的小朋道,眼神中透着一丝娇羞。 “这是红油,我给您一下,味道有些刺鼻您忍着点啊!” “谢谢!不过……你别总您呀您的行吗?听着怪别扭的。” 小朋微微一笑,拧开了瓶子,将药水倒在了些许在手上,帮女子着脚踝,女子还没说什么,小朋倒先咳嗽了起来:“咳咳!哎我去!这味儿!” 女子忍不住笑道:“噗哈哈!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我脚熏着了呢!” “咳咳!哈哈哈!” ——————— “你一个人来的?没有朋友陪你吗?” 小朋问着坐在长凳上的女子道。 “没有,她们都不喜欢车,所以我就自己来了。” “可你这也看不了车展了啊!要不……我把票钱给你退了,你打个车先回家?” 小朋帮她出主意道。 女子没回答,反问道:“你……几点下班啊?” “啊?不一定,大概五点多吧,怎么了?” 女子微笑着道:“晚上一起吃个饭?谢谢你的帮助!” “嗐!不用,举手之劳而已,晚上……我可能还有点事。” “嗯……那好吧,明天我再约你?” 见美女这么执着,小朋也不忍让她难堪,便道:“呃……好的。” “别光说好呀,手机呢?加个联系方式。” “哈哈,好,你叫什么名字啊?” 小朋拿出了手机与女子互加好友道。 “嗯……你就叫我小丽好了。” 二人加完了好友,小朋将女子送到了路边的出租车上,挥手告别后,小朋又回到了场馆之中协调着工作。 这件小曲他本不打算跟任何人说起,尤其是老妈王蕾,要是让她知道了有美女主约自己,搞不好又得被她酸上两句,可没想到这事却让小刘这个大嘴巴早就传开了,成了这一上午工作人员之间的闲暇笑谈。 而这时远离车展的那名女子,在某处下了出租车。 本来有点跛脚的走姿这时变得正常了起来,她将手机拿在耳边打着电话道:“内小子没上钩……好吧,我明天再试试……嗯,那先这样,拜拜。” ———————— (46) “我老妈呢?” 回到场馆中,小朋问着小刘道。 “王总在二楼的会客室呢,咦?刚才那个漂亮妞儿呢?” “我送她走了啊。” 小朋道。 “……走了?内妞儿对你好像有点意思啊,你怎么就这么让她走了?” 小刘不解道。 “想什么呢?赶紧干去!我上楼了。” 小朋不愿跟他多说,扭头走向了电梯口。 来到二楼会客厅的门口后,小朋一把推开门道:“老妈……” 看到眼前的景象后小朋立刻安静了下来,慢慢地将门关上,打量着四周轻声道:“你们……是在录像吗?” 只见会客室内的五六个人向自己点了点头,一架镜头正对准着茶桌的方向,将两边沙发上的女人容纳在了画面之中,两盏灯箱分别架在镜头范围之外补着细腻的光,看似是要临时录制一部采访类的短视频。 其中一张沙发上的王蕾冲儿子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录制即将开始。 小朋立刻拿起对讲机道:“小刘哥小刘哥,二楼会客室在做采访,立刻派一个保安来门口,不要让其他人进来。” “收到收到!” 一名年轻导演模样的人向细心的小朋出了称赞的大拇指,随即对沙发上的王蕾和女记者问道:“二位老师……准备好了吗?” “OK!” “好了。” 这时导演拿出了一块场记牌遮在了镜头前,打板道:“Action!” 随着一声口令,所有人进入了状态,戴着耳机的摄影师聚会神地盯着那架闪烁着红灯的摄像机,准备好了随时调整对焦及光圈效果。 “哈喽!大家好,这里是《香车俪人》直播间,我是主持人小安,坐在我对面的这位呢相信资深车迷们已经认出来了对不对?没错!她就是曾经唯一上过《男人车》杂志三次封面的美女模特王蕾女士。” “王总,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主持人开场白非常的熟练专业,小朋虽然不认识这些人,但一听到香车俪人的名字便立刻知道了这几个人属于当下最热的车界自媒体组织,据说他们的采访小组收费非常高,也不知主办方这次了多少钱来请他们做采访,不过对于宣传方法早在开展前就会议探讨过,这次能把他们组织请来加强造势力度也算是锦上添。 “大家好!我是王蕾,好久不见。” 王蕾看向镜头,微笑着招手道。 小朋方才还替老妈有些紧张,可看到她双腿叠、泰然自若地坐在沙发上的气场才知道是自己想多了。 女主持人又道:“王总您还像以前那么的年轻漂亮!自从您经营了雨田艺术公司后,能采访到您还真的是不容易呢!听说您个人现在不接任何商业了是吗?” “呵呵!小安妹妹过奖了,的确,开公司后比较忙,没什么时间安排别的事。” 小朋在一旁翻着白眼,心道老妈可太忙了,那逛街、喝茶、打将什么的,也确实挺费时间的。 主持人:“王总,雨田艺术为了这次的IME车展,特地成立了一个小组是吗?” “嗯,是这样的,因为我们雨田对IME车展比较重视,所以在公司内部挑细选了几个人成立了IME执行部,为的就是将这次的车展办好!” 王蕾的回答逻辑清晰、张口既来,这对主持人来说,采访起来也非常的轻松。 主持人又道:“王总,最近听说了一些小道消息,不知道您方不方便透一下呢?” “嗯……如果属实的话,当然方便透啦!” 王蕾耸了耸肩道。 “好,第一个就是……我听说雨田在偷偷地招纳、签约一些样貌上佳的女模特是吗?您这样做是不是想垄断人才市场?另外会不会让人觉得咱们雨田对模特的品质有所歧视呢?” 这时小朋的表立刻凝固了起来,女主持提出的问题忽然带了些尖辣的恶意。 (这显然不是提前安排好的。) 小朋正有些担忧,这时王蕾却大笑出声:“哈哈哈!我们雨田做事什么时候需要偷偷的了?不过……小安你说的确有此事,我们雨田艺术随着社会发展而日渐壮大,平台的承载能力也远大于从前,对于模特资源自然也有着更多的需求,因为提倡正规化、透明化,所以雨田会与合作的模特有合同协议的签署,这些都是雨田光明正大在做的事。至于……你说的垄断和歧视未免有点无中生有了,雨田远远没有垄断人才市场的能力,更不会有这个想法,一家独大是商业大忌,这个我相信大部分人都能明白。另外……每个策划公司都有着自己的选人条件,雨田当然也不例外,对于签约模特我们有详细且专业的筛选模板,这些都由科学的数据定夺,绝不仅仅是简单的看相貌择取,对于那些外行人的恶意评价,我只能说他们太小看雨田的格局了。” 王蕾的一番话,让房间内众者对这个几年前还靠脸吃饭的女人心升敬意,连站在一旁的小朋也不例外,见老妈面对如此刻薄的话题能够从容不迫、应答自如,他由衷地到自己还有很多需要学习锻炼的地方。 主持人道:“不愧是王总!您的回答让小安真的是心服口服呢!对了,还有第二个问题啊……最近我还听说雨田辞退了一名六年的老员工和一名从蓝光集团挖过来的高管,是这样吗?” (的!这娘们怎么什么都知道!) 小朋心想着,坐在沙发上的也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老妈,这要是换做自己说不定早就气出内伤了。 这时王蕾答道:“呵呵!你们的消息可真够通的!是的,雨田前段时间确实辞退了两名员工。首先,雨田的福利遇在业内还是比较高的,对老员工也比较的关照,辞退这件事是多方面考量才决定的,那个老员工犯了些比较严重的错误,这点从商业角度上来讲是无法原谅的,当然,念在多年的面上,雨田没有追究他的法律责任,为了他今后的前途和发展,在这里我也不提他体的名字了;另外一名员工也是一样,相对前者来讲他的所作所为更加的令人无法理解,而且他又是在试用期之内,所以雨田完全有权利辞退他。虽然我们雨田辞退了本该有所发展的两个人,但同时也招纳了几名年轻上进的新人,相信在融入了新鲜的血之后,我们雨田今后会发展得更好!” 主持人:“OK!原来是这样,看来我们雨田真的是一家奖惩分明的企业呢!额……还有王总,请允许小安再八卦一下,有传闻说您跟老公离婚了,请问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那您以后的择偶标准是什么呢?” (这帮孙子!真他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小朋心中气愤道,并朝着那个导演摊手示意,表示他们的所作所为真的有些莫名其妙,明明是我们了钱请他们来采访,结果开场就问这些不怀好意的问题。 “哈哈哈!这我就要辟谣一下了。” 王蕾笑得枝乱颤,这次……她想否认。 “哦?您的意思这是谣言吗?可有人看到您曾在民政局出现过。” 主持人追根问底道。 小朋咬了咬牙,站在一旁默默地忍着心中的不悦,老妈王蕾明明已经很低调了,怎么还有人闲的没事干去挖她八卦?但这段时间以来的经历让他懂得了凡事不可暴躁,于是他只好静静地站在一旁,且听听老妈怎么解释这件事。 王蕾接着道:“当然是谣言了!而且我和老公的一直都很好呢!” 说到这里,王蕾不经意地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儿子小朋。 “那您怎么解释出现在民政局的事呢?” 主持人追问道。 “民政局那次是我陪朋友去的,我有到处走的自由不是吗?你们不能因为哪天我又出现在了肿瘤医院就判定我得绝症了吧?哈哈哈!” 王蕾打趣道。 “哈哈!那倒也是!王总……您老公今天也来车展了吗?” “没有,他工作也很忙的,没有时间过来,虽然我们平时流的时间比较少,但是没有任何问题的,从来没有过离婚这种荒唐的想法,你看!上个月他还给我买了新戒指呢!” 王蕾出了一只纤纤玉手,向主持人展示着一枚闪亮的戒指,脸上是小女人才有的那种开心之色。 小朋定睛一看,这不就是他用连凑带骗才好不容易搞来的钱,给老妈买的那枚卡地亚钻戒吗? 见老妈把它说成是自己老公买的,小朋抿了抿嘴,心中一阵的,那是只有他们母子二人才能心领神会的愫,同时也像一根细丝在这一刻将彼此的心连在了一起,让他有种在和老妈并肩作战的觉。 “哇!卡地亚诶!王总您可真幸福,小安好羡慕您有这样的老公哦!” 主持人嗲声嗲气地奉承道,至于是羡慕还是嫉妒就不得而知了。 采访持续了一个多小时,几个难缠的问题之后,主持人又和王蕾流了些关于汽车行业发展以及时尚模特圈子的话题,这场同时在三个平台上直播的访谈吸引了很多的粉丝量,无论是对于本次的车展还是雨田艺术都有着十分奏效的广告效益。 当然,这很大程度上得益于王蕾那机智的发言,和她出众的材及颜值。 ———————- “今儿上午内会儿你跑哪儿去了?” 晚上,坐在自家卧室化妆凳上的王蕾,在脸上涂着爽肤水道。 床上正摆弄手机的小朋眼睛滴溜一转,语气自然地道:“一直都在展馆……没跑哪儿去啊!” “你再说?采访之前我在楼里转了一圈都没见你人。” “哦,内会儿有个人脚扭了,我在更衣室帮忙处理了一下。” 听儿子这么解释,王蕾也没有怀疑,只是叮嘱道:“嗯,这几天的车展你多上上心啊,别没事别像个孩子一样到处乱窜,你可是总调度,不能出任何问题的知道吗?” 小朋白眼一翻,拉着长音道:“知道啦!王总。” 王蕾保养好了脸部皮肤,转走向了床边,一席深蓝色的真丝睡裙随着肢体的作而轻轻摆,自然下垂的褶皱在卧室灯光下显得十分和细腻。 “去!往里面点。” 王蕾拍了下儿子的道,小朋会意地往里挪了挪子给老妈腾出地方。 王蕾上床道:“啧!少玩会手机!眼睛还要不要了?” “无聊嘛!” 王蕾娇斥道:“无聊个!这都快十一点了,还不赶紧睡觉,明天上不上班了?” “行啦王大人,小的这就睡好了吧!” 说着,小朋翻过来,抱着老妈的体蹭了几下,一副酝酿睡意的样子。 没一会儿,小朋觉眼皮之外有光闪,于是他睁开了眼睛看去,厉声道:“嘿您不让我玩,您倒玩上了!” 王蕾按下了发送后,将手机放在了床头桌上道:“我是在聊正事儿呢,你管我?” “怎么,我还不能管管自己老婆了?” 小朋反驳道。 王蕾娇嗔道:“!谁是你老婆……” “当然是您啦,今天录节目的时候不是您亲口说的嘛!” “那是为了应付节目才说的,你别跟老娘这碰瓷儿啊!” 王蕾将儿子的手臂从自己上推倒一边道。 而脸皮厚的小朋又了过来,抱着老妈的体嘿嘿一笑:“嘿嘿!就算是碰瓷儿那也是您先碰我的!对了老妈,今天直播节目的女主持人是不是故意的啊?” “什么故意的?” “开始的那几个问题啊!我听着都替您生气!” “一半一半吧,那几个问题确实是临时问的,但合作之前人家也打过招呼了,说是会提及一些能引起粉丝兴趣的尖酸话题,他们管这个叫什么……提升直播间停留时长?我也不太懂,反正那几个问题又难不住我!” 王蕾一副得意的表道。 “得亏您对答机智,不然呐这次节目说不好就得翻车不可!” “至于吗?你老妈我还没笨到连这点应变能力都没有,敢找他们节目合作我会没有准备?” 小朋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只是轻咬着自己的嘴,心中在急于自己的成长。 见儿子默不作声,王蕾大概猜到儿子的想法:“你也别着急,没有人刚一出生就能处理任何事,能力和经验都是要慢慢积累出来的,而且……你的表现也不错啊,你老妈我经历过多少场面了,什么毛蒜皮的事没见过?今天全场的调度没有出现任何问题,就足以说明你们几个人在细节处发挥着作用,能做到这样你已经比大多数人强了。” 听了老妈王蕾的夸奖,小朋欣然一笑,翻平了子望着天板叹声道:“好想看看自己十年后的样子啊!” 王蕾打住道:“别介!十年后我都四十多岁了,我可不想让你看!” “哈哈哈!您至于吗?您看叶和小梦阿姨都那么大岁数了还跟年轻姑娘似的呢!您一定也可以!” 王蕾叹道:“唉!你叶确实漂亮,又会保养!不过那个小梦阿姨可就不是正常人咯!” “啊?怎么个不正常?” “别问了,和咱们没什么关系,而且……我也说不清楚。” “哦。” “早点睡吧,明天还得去车展呢!” 二人聊了几句私房话后,便慢慢地睡去了。 听着儿子发出了细微的鼾声,王蕾拿起了一旁的手机,查看着一条别人发来的的消息“好的,这就安排。” ———————- 摩博会的第二天,观展的人仍然不少,小朋忙了一整天,连午饭都没按时地吃上一顿,但看着这里一切运作正常小朋打心里地觉得充实。 下午时分,临近闭馆的时候,小朋的对讲机传来消息道:“小朋组长,门口有人找。” “收到收到。” 小朋答话后,来到了场馆的门口处,这时一名女子从等候区的沙发上站起,朝他走了过来。 “小朋组长,你好呀!” 女子打趣道。 小朋寻声转头,面前的女子让他眼前一亮。 “咦?是你啊!差点没认出来。” 小朋有些吃惊道。 只见眼前的女子与昨天大不一样,她将本该扎成马尾的乌黑长发披散开来,穿一件肥大的卡其色粗线针织衫,针织衫的领口呈一字形出了女子圆的香肩,长长的袖子几乎遮住了她的整只手,而衣衫的下摆却像连衣裙一样仅到大腿根处,出了两条修长的黑丝美腿;脚上那黑色的大头鞋微微呈内八字地站立着,明亮的地板几乎能映得出女子衣衫内的神底。 看到这里小朋深受吸引,女子的材及穿着可以说完全符合自己的审美风格,这让小朋不禁拿她和老妈王蕾比较了起来,面前的女子虽然少了些老妈王蕾那种成熟的御姐气质,高也略矮了几公分,但相对稚嫩的样貌再加上如此讨男人喜的打扮,可以说有着另外一种更独特的吸引力。 这其中的区别在于,老妈王蕾属于那种让男人一见就难免会对她产生征服、占有的望,完美到能最直接地勾起男人心底深处的好色一面;而该女子则是能够引起同龄男人的喜,那是一种想先与之恋、再慢慢开发的冲。 “嘻嘻!你是不是快下班了?” 女子问道。 “哦,是……是啊,你的脚好了?” “是啊,你的药真管用!一会儿……一起吃个饭?” 女子简单直接道。 小朋结巴道:“额……这……” “这什么呀?不是昨天说好的嘛!” “那……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 说着,小朋拿出手机拨通了老妈王蕾的电话,说有人约他吃完饭,没想到老妈竟一口答应后便挂断了,而他从那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中听得出老妈又是去姐妹家打将了。 (唉……这娘们,又玩去了!) 见小朋挂断了电话摇着头,女子道:“怎么?家人不让吗?” “哦,没有,那……我们去哪?” 小朋问道。 女子开心道:“我知道一家餐厅,我带你去!” “好吧,你稍等,我收拾一下。” ——————– 没一会儿的功夫,二人出现在了不远处的一家餐厅之中,通过聊天小朋得知女子是个快要毕业的大学生,因为她本特别喜欢汽车和摩托,所以就买了摩博会的门票来观展,但奇怪的是小朋问了她一些关于汽车的问题,她却又答不上来,反而喜欢跟他聊一些校、明星八卦类的男女话题,而且总是有意无意地盯着他看,眼神中透着一丝异样的痴魅。 吃完了晚饭,二人走在街上散着步,女子毫不避嫌地挽上了小朋的胳膊,在他边迈着纤纤的黑丝玉腿信步着。 小朋也不好意思挣,就这样闻着边的青春香气,陪着她走了一段。 “你住什么地方?我叫辆车送你回家吧!” 小朋看了看手表,对女子说道。 “怎么了?这么着急送我回去?” 女子问道。 小朋问道:“那……不然呢?” 这时女子撅起了小嘴,看起来有点不太高兴的样子:“跟家人吵架了,我不想回去!” “啊?那你也得回家啊,这大晚上的你不怕家人担心吗?” “他们才不管我呢!我一点也不想回家,连个喜欢我的人都没有!” 小朋一听,到有些不明白,如此可漂亮的女孩怎么会家人不管,又没人喜欢呢?这不太符合常理啊。 “怎么会……” 小朋话音未落,却被女子一把拉进了旁边的小巷中。 女子将小朋推在墙上,环抱着他健壮的体声道:“今晚陪陪人家好不好?” 此时小朋有些发慌,面前女子那娇的眼神,以及挤压在自己膛的房都让他心跳加速,色眯眯的下体也有了起的迹象。 “这……我们才刚认识……” 小朋没想到现在的女孩子竟如此的开放,她口中所谓的陪陪除了上床做还会是什么,如此漂亮的女孩主求睡,换做任何一个男人都很难把持得住。 小朋正想开口拒绝,却受到女子的手隔着短在了他的下体上,同时将火热的香朝着他的嘴边递了上来。 “你还是早点回家吧!” 小朋一把推开了女子,正色道。 “为什么?我不够漂亮吗?” 女子表遗憾地问道。 “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 说完,小朋头也不回地快步而去。只留下了女子孤一人愣在了原地。 放弃了送到嘴边的极品美,小朋心里有着一万个不愿,毕竟自己也是火力正旺的年轻男人,尤其是在与老妈王蕾尝过了男女之事的美妙之后,他不知有多望能再次享受那销魂蚀骨的床笫之欢,但同时他也明白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更没有任何女人能比得上自己所深的老妈,这份坚定是无论发生任何事都无法改变摇的。 小朋走远后,小巷中的女子白眼一翻,喃喃自语道:“肏!装他妈什么圣人!” 随即她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道:“没成,他走了……哼!连姑我都看不上,真是够能装逼的……对,按你说的黑丝长腿嘛……没用,我已经尽力咯……总不能让我去强他那一米八来的大个子吧……好的,反正也没成,两千就两千……账号一会儿发你……拜拜。” 【未完续】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青年小说 » 【摄像头破解】和车模老妈的日常 (45-46)
上一篇
下一篇